苏州站[切换城市]
服务覆盖范围: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南京 南通 泰州 扬州 盐城 淮安 宿迁 徐州 连云港 浙江 安徽 上海 CMA资质
苏州环境检测昆山环境检测常熟环境检测张家港环境检测太仓环境检测吴江环境检测
您现在的所在位置: 苏州环境检测 > 危废管理 >

企业大量含有多种重金属物质的危险废物埋进农田致寸草不生

时间:2013-04-01 09:23 来源:环境检测  检测热线:18912768318  
密云一家生产汽车配件的外企,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有机树脂粉末、活性炭和废边角料等,均属《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规定的危险废物(检测)。本应委托有资质单位妥善处理的危险废物,却转包给了当地个人处理。至少三年间,大量含有多种重金属物质的危险废物,被倾倒

危废鉴别


        密云一家生产汽车配件的外企,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有机树脂粉末、活性炭和废边角料等,均属《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规定的危险废物(检测)。本应委托有资质单位妥善处理的危险废物,却转包给了当地个人处理。至少三年间,大量含有多种重金属物质的危险废物,被倾倒进当地农民承包的树林里,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挖坑填埋。目前,农民索赔无门,数十个填埋点周边寸草不生,四周树木也已皲裂。

神秘扬尘

粉尘坑周边寸草不生

春风里的牤牛河河道岸边,杨柳已抽出绿芽。

密云县西田各庄镇大辛庄村段,紧邻牤牛河河道,一片上百亩的杨树林里烟雾缭绕。

“烟雾”实际上是一种灰黑色的粉尘,呛入口鼻让人咳嗽不止。

杨树林深处,一个直径30来米的大坑,约4米深的坑内数十个一人来高、1米多粗的白色蛇皮袋随处堆放。蛇皮袋被塞得满满当当,有的袋面已风化,灰黑色的粉尘从袋子破裂处裸露出来,粉尘随风飘起。大坑周边落满这种灰黑色粉尘,脚踏上去半个鞋面都埋在粉尘里。这种灰黑色粉尘不像普通尘灰,洒上水后依旧四处飞散。

这样的粉尘坑在杨树林内每隔不到20米就有一个,约二三十个,有的虽然被浮土掩埋,黄土和灰黑色粉尘交叠,脚踩上去应声陷落,抽脚上来鞋面上沾满粉尘。

杨树林东南侧,隔着一条公路,另一片上万平方米的林地上,也有多个粉尘坑。

这些粉尘坑周边数十米内寸草不生,周边的杨树朝向坑的一面树干,全都裂开巴掌大的口子,像被硫酸泼过的面孔。

大大小小的粉尘坑距离牤牛河河道最近的位置不到20米,牤牛河河道采沙石严重,河道塌方处,隐约能见灰黑色粉尘塌进目前无水的牤牛河。

在地图上,粗算散布着粉尘坑的这两片地到南水北调京密引水渠的直线距离,大约3公里。

究竟何物

“有毒的灰黑色粉尘”

灰黑色粉尘究竟是什么?来自何处?

一个月间,数次前往填埋灰黑色粉尘(检测)的大坑翻查,每个粉尘坑都能翻出有不少长约10厘米、厚约2厘米的不规则片材。片材间已腐烂的纸张上有模糊的“刹车片”字样,一些纸上还印有“北京贝乐尔”字样。

还在片材中发现一张合格证,上面注有“凯比(北京),2010-10-17”字样。

刘玉英早在2011年就在自己承包的杨树林里发现了印有“北京贝乐尔”的纸张。

2010年,刘玉英花了上百万租下大辛庄184亩土地,包括土地上3000余棵碗口粗的杨树。

想搞蔬菜大棚的她,2011年开工时发现,杨树不少已经枯死了。在树林深处,还出现了不少填埋灰黑色粉尘的大坑,“当时只觉得这是垃圾,谁老往我这倒垃圾?”

刘玉英从粉尘堆里发现一张写有“北京贝乐尔摩擦制动系统有限公司”的纸张,不会上网的她拿着这张纸找到自己的员工,想查查“北京贝乐尔”是什么单位?

员工告诉她,“北京贝乐尔”是生产汽车刹车片的韩国企业,现名为“凯比(北京)制动系统有限公司”(简称凯比公司),厂址就在几公里外的密云工业开发区C区西统路上。

有员工还曾在这家企业工作过,他告诉刘玉英“这些粉尘弄到手上会起泡,有毒。”

这下可把刘玉英急坏了,“有毒我还怎么种菜”,她去找人家理论。

来自何处

一家生产刹车片的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凯比(北京)制动系统有限公司为外商独资经营企业,原名为北京贝乐尔摩擦制动系统有限公司。企业主要生产汽车刹车片,年生产能力30万套。

2011年9月底,刘玉英找到凯比公司,公司相关负责人承认,刘玉英所租土地上所倾倒的灰黑色粉尘确系公司产出,需要向韩国本社汇报此事。

当年11月,凯比公司和刘玉英协商约定,凯比公司对刘玉英所租地上的树木进行补偿,所有垃圾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清理,对于灰黑色粉尘是否具有长期污染性和破坏性,待有关检测鉴定后,再进行协商和补偿。

记者看到相关文字材料上,凯比公司相关负责人签字并同意在2011年的12月末之前“解决问题”。


刘玉英回忆,当她去凯比公司协商补偿款时,一名自称企业副社长的金姓男子出现,声称以前签署的承诺作废,金姓男子让刘玉英等人“出去”。

刘玉英回忆,离开凯比公司时,遭到多辆车尾随,她报警后,这名自称副社长的金姓男子向民警出示身份证,身份证显示本姓泰,东北人。

“我被耍了。”刘玉英随即拨打12369北京市环保局电话,举报此事。

官方介入

调查属于危险废物

2011年12月26日,密云县环境保护局联系刘玉英现场勘察,检测单位对土壤进行检测。

2012年2月29日密云县环保局给刘玉英的回复函称,产出灰黑色粉尘的是凯比公司,该企业主要生产汽车刹车片,对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有机树脂粉末、活性炭和废边角料等危险废物,一部分委托北京金隅红树林环保技术有限公司处置,一部分未按照环评批复要求和国家有关规定进行处置,倾倒在西田各庄镇大辛庄村村西的林地中,违反《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密云县环保局对凯比公司依法下达限期整改通知书,责令该公司将倾倒的危险废物委托有资质的单位处理,并依法高限进行行政处罚。

回复函还称,密云环保局委托北京市理化分析测试中心对该林地土壤进行了取样检测,土壤检测项目包括pH值、镉、汞、砷、铜、铝、锌、镍,检测结果符合《土壤环境质量标准》(GB15618-1995)中三类土壤环境质量标准。对该林地土壤浸出液进行了检测,检测项目包括六价铬、苯、甲苯、二甲苯,检测结果为未检出。

刘玉英说,密云环保局的回函确认了凯比公司违法,“但没有说我租的地到底有没有被污染,还能不能种菜。”

更让刘玉英担心的是,她发现粉尘坑周边数十米内寸草不生,周边的杨树朝向坑的一面树干,全都裂开巴掌大的口子,地里夏天几乎没有蟋蟀等昆虫。她找到密云县农委一位熟人打听,人家告诉她这块地已不能种菜了。

不知所措的刘玉英再次向密云县环保局反映,同年3月28日,密云县环保局回复称,经复查根据凯比公司生产原料和生产工艺的具体情况,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有机树脂粉末等均属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规定的危险废物。

2012年4月,刘玉英起诉凯比公司索赔检测费、占地费、树木死亡赔偿等百余万元未获支持。2013年3月28日二审开庭,凯比公司代理律师承认刘玉英租赁土地上出现的粉尘确系出自凯比公司,凯比公司将这部分粉尘委托给一家公司处理。

倾倒始末

转包个人随意倾倒

这些危险废物是怎么被填埋到了刘玉英的杨树林及附近树林里?

3月6日,记者在刘玉英所租杨树林调查时,马路对过树林里“浓烟滚滚”。

一辆农用三轮车停在树林里,一男一女正在清理满地的写有凯比公司字样的废弃合格证以及刹车片材。大量灰黑色粉末和片材已被装上车,合格证等纸张集中后点火烧毁。

记者拾起一张合格证,正在点火的女子蹿上来一把夺过,“干什么你?”

女子称,她是大辛庄村民,正在装粉尘的是丈夫张福。

见记者拍照,张福(化名)大声嚷嚷,“这地里的粉尘都是我俩拉过来埋的,怎么啦?”

张福说,他和妻子从2008年开始,自一家公司手中接过处理凯比公司厂区废物的活儿,“是一家收垃圾废品公司,老板姓黄,五六十岁,公司原本负责处理凯比公司的废物,后来将这些废物让我们俩处理。”

张福和妻子接手这笔生意后,每周会去凯比公司拉一次,他们将凯比公司厂区里堆着的灰黑色粉尘等废物装上自家农用三轮车,“2008年到2011年,我们把这些粉尘拉到刘玉英租的那块地里,挖坑埋掉,她发现后不让埋了,我们就开始往这块地里埋,这是集体的地没人管。”

张福说,他们干这活儿不收钱,就是粉尘里混着的纸壳子、废铁片等物品被两人拣出卖钱。

每年卖废品的收入是四五万元,两人埋掉的粉尘则“数不清了”。

张福夫妇坦言,周围的企业都是把废弃物找人埋掉,因为正规处理这些粉尘要花大价钱的,“我们还替另一家企业埋过废塑料。”

按照规定,处理《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规定的危险废物,必须用专业车辆清运,交由具备处理该类废物资质的单位回收处理。

密云环保局人士表示,按照凯比公司当时建厂时的环评报告,凯比公司产出的危险废物应交由北京金隅红树林环保技术有限公司处置,处理1吨危险废物,价格是2800元到3000多元。

张福说,刘玉英举报到环保局后,环保局要求凯比公司清理粉尘,张福夫妇一直参与,“在哪埋,我俩最清楚,我们指一处,他们挖一处。”这次他们也是来清理以前填埋的粉尘。

记者询问将把这些粉尘和片材拉到哪里处理,张福理直气壮地说,“拉到村镇的垃圾场倒掉”。

污染隐患

威胁土壤河流动植物

刘玉英所租杨树林,也曾有人来清理粉尘,但被拦住了。

她回忆,向环保局举报凯比公司后,数辆由普通挖掘机、卡车组成的车队开进杨树林,要对灰黑色粉尘进行转运。

刘玉英拦下清运车辆。

此时的刘玉英已知道,危险废物要有专业车辆清运,“根本就不是挖掘机和卡车”。同时,她更担心,目前自己所租土地是否被污染,污染到什么程度,还能不能种植蔬菜,污染谁来给赔偿等一系列问题,都没有个明确的说法,“就这样清走了,我连证据都没有了”。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在未通知刘玉英的情况下,数辆大型挖掘机和装载机再次开进树林,又被刘玉英拦下。

为此,刘玉英专门雇了一名员工,“就看着树林里的粉尘坑”。

她还向密云县人民法院申请证据保全,“我要为这块地讨个说法。”

3月30日,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研究员陈能场和环保NGO自然大学研究员毛达,赶到刘玉英的杨树林。

陈能场称,根据自然大学使用便携式XRF初步检测的结果,灰黑色粉尘中,锑、砷、铜、锌、锡、铬、铅等多种重金属超标,“这些污染物对土壤、地下水、河流、动植物都可能造成威胁。”

自然大学研究员毛达称,他们将委托有资质的检测机构,对灰黑色粉尘及该地块土壤等可能被污染的项目进行具体检测。

“对污染的深度、浓度、面积等方面,有待系统采样检测后进行评估。”陈能场称,对污染物的判断,还需综合倾倒危险废物公司的工艺流程和环评报告综合考量。

“污染持续时间取决于污染源的有效截断,风源对地表堆积的高浓度粉尘的吹袭扩散程度和降水等造成的地表径流和下渗导致的污染物的扩散程度都有关系。”陈能场透露,由于污染物的初测浓度高且属于危险废物,对灰黑色粉尘的处理估计需要工程化异地处理。

监管漏洞

环保局局长称“作孽”

3月25日,跟随刘玉英再次到密云县国土局、环保局反映此事。

密云县国土局二所工作人员证实,刘玉英所租土地按照规划为基本农田保护区,现状是林地,“倾倒危险废物已经是在破坏基本农田保护区。”

该所工作人员表示,刘玉英所租土地究竟是否还能种植蔬菜和其他农作物,以及这块地现在的土壤状况是否因凯比公司倾倒危险废物而改变,需要做详细调查。

“对企业倾倒危险废物的主要监管方肯定是环保部门,这件事我们的监管是有漏洞的。”密云县环保局局长段起良对刘玉英坦承。

局长段起良和副局长孙小波均称,关于凯比公司倾倒在刘玉英所租土地上的灰黑色粉尘,毫无疑问是《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所列举的危险废物,“无论这块地是什么性质,就是建筑垃圾也不能往地里倒。这行为肯定违反规定。”

同时,对于用社会车辆清理转运曾经填埋的危险废物,孙小波证实是违反规定的,“这种危险废物的清运需要专门车辆。”

对于凯比公司究竟将多少危险废物填埋在大辛庄附近的树林里,孙小波称现在还无法具体统计,“要等这些危险废物全部运到有资质处理的单位后最终统计。”

“这是作孽。”局长段起良称,现在还无法确定凯比公司倾倒的危险废物会对环境产生多深远的影响,“我们会更大力度加强对这类企业的监管。”

(环境检测:http://www.szehs.com)
  若您需要我们提供检测报价或相关讯息,请致电0512-63969718 18912768318或直接在线咨询通道进行联系,我们的接待人员将在第一时间把详细的检测报价单以传真或电子邮件(epkeep@163.com)的形式发送给您。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我要检测
满意服务
安诺检测
检测咨询:0512-63969718 全国统一热线:400-188-2078 在线咨询QQ:2682008992 邮件:epkeep@163.com  
本站关键字:环测网、苏州环境检测网、环境三废检测、工业三废检测、环境空气检测、工业废气检测、锅炉大气检测 、 食堂油烟检测、
水质检测、工业废水检测、生活污水检测、土壤检测、污泥检测、底质底泥检测、固废危废检测、噪声检测、放射检测、 辐射检测、
职业卫生检测与评价、公共卫生检测与评价、ISO14000认证检测、OHSAS18000认证检测

苏州环境检测、苏州饮用水检测、 苏州公共(场所)卫生检测 http://www.szehs.com 环测网
总部地址:苏州市吴中东路18号沧浪科技产业园 邮编:215128
( 苏ICP备14037017号-5 )    
收缩
  • 电话咨询

  • 400-188-2078